松籁琴社 Association Paris Guqin

师生音乐会 | 陈长林老师从北京发来祝福

早起就收到陈老师发来的视频,祝贺我们的师生音乐会。老师很认真地提前写了文稿贺词,又录了两遍才满意。
之前老师一直说等90岁的时候来法国看我们,然而世界变化太快,许多始料未及打乱太多计划。三年没有见到老师了,念念。又是中秋,只盼团聚能来得早一些。
20岁那年认识80岁的陈老师,从此任何不快乐都可以被这份幸运抵消。学校和老师家都在海淀,课余有时间就往老师家跑,学完了大胡笳、乌夜啼、春江花月夜,也跟老师干了很多杯娃哈哈、小蛋糕、冰淇淋。周末给老师的琴课班当助教,下课去呷哺呷哺吃小火锅。后来又陪老师去台北上课,一起开师生音乐会,那些日子在记忆里闪闪发光。
再后来我出国留学,万般不舍,每半年就跑回去一趟。巴黎和北京有六个小时的时差,给老师的邮件和微信他几乎都是秒回,任何问题他都有答案。
毕业后决定留在巴黎,要办琴社,老师起了“松籁”这个名字,一是因为之前在北京的琴社叫“松风”,二是“松籁”指古琴之音自然浑厚,又是因为大家叫我小松鼠,“松籁”是小松鼠的琴音。老师给琴社题字,写了三份。
今年琴社成立快五年了,学生们操缦不辍,弹奏越来越成熟,是时候跟大家见面,愿有更多知音,静听松籁。

一弹一唱,山鸣谷应。清澈的琴音,自然的歌声,在巴黎的古老剧院里悠悠回响。
这首琴歌获得了全场音乐会最热烈的掌声,剪辑视频的小伙伴听到耳机里爆发的欢呼都被吓了一跳~知浅的演奏稳重大方,声韵皆有,很难相信他习琴还不足半年。若彤在音乐会上两次出场,每次都受到热烈的致意。
更让我们惊讶的是一场古琴独奏音乐会能有两百多位法国听众,到结束也几乎无人退场。
一位57岁的法国文学教师听完音乐会给琴社发了封长长的邮件,他说十二年前就曾听到古琴,可是今晚让他感受到古琴突然间变得真实,音乐会结束走出剧院的时候,他就决定了要开始学琴。
我们的松籁在巴黎成林成荫,一步一个脚印,一起让古琴被世界听见

令辰 |2022-09-08